旧站入口 新闻热线 广告热线
首页 > > 美食
米糕的味道
时间:2024-06-11 17:26:50 来源:凯时尊龙日报 阅读量:1484 作者:张军山

端午节,味蕾里氤氲着母亲为我们做的米糕的味道。

吃粽子,赛龙舟,是南方人的习俗。我们打小在端午节这天都要吃米糕,还有凉粉,院门上一定要插柳条。这才是我们自己的端午节。

母亲做米糕,是用大米掺上少量的糯米,再加入适量泡洗好的红枣,撒上大把的白砂糖蒸出来的。等放凉了拿刀切成大小一致的小方块搁盘子里,再拿铁勺炼了红糖汁,均匀地浇在米糕上,便可享用了。在红糖汁里打过滚的夹了红枣的米糕,好看得很。搛一块放进嘴里,柔糯劲道,香甜沁心,吃多少块都不觉得够。后来,母亲做米糕时又往里面加进葡萄干,米糕带了淡淡的酸甜味,更加爽口。

米糕,作为端午节的一道美食,经过若干年的演化,无论形态还是口味都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母亲做的米糕,因甜而不腻,成为我们家节日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佳肴。尤其过年,大鱼大肉吃多了,我总想吃几口母亲做的米糕。喝醉酒的时候,胃里火烧火燎,也想吃母亲做的米糕。从冰箱里拿出冷藏过的米糕,冰甜冰甜的,真能爽死个人。

我打小有个毛病,只吃母亲做的米糕。

小时候一到端午节,各家都要把自家做好的米糕端东家、送西家,像一场没有固定场所的米糕博览会。女主人们送米糕,都会大声夸赞对方的米糕如何如何好,然后各自又是一阵自谦声。等着腾空盘子,再把自家的米糕装进盘子作为回赠,笑出了院子。

饭点,母亲会把别家送来的米糕摆上桌,我搛一块放鼻子跟前左闻右看,就是不进嘴。母亲笑骂:“瞎毛病多得很,赶紧吃!”我仍不停翕动鼻翼,筷头上的米糕不停翻转,说这味道不对,然后把米糕丢进盘子里。母亲无奈,只好切了自己做的米糕端来,我大快朵颐。我那时不知道,母亲为什么总是能把别人家的米糕夸上天。直到现在,我这毛病也没能改掉。

后来,年年端午节,南方的粽子会在我家餐桌上泛滥。看着被五花大绑的粽子,我不禁想起立体几何里的棱锥。出于好奇,我尝一口,硬不说,还咸。仔细研究,原来是糯米里加了肉丁,还放了盐。与我从小到大的口味大相径庭。自此,我再没碰过那些花样翻新的粽子。我只爱吃母亲做的米糕。

近年,母亲老了,已没了在端午节做米糕的力气。好在母亲做米糕的手艺,被我两个姐姐学到了,能做出和母亲一模一样的味道。这味道,像刻进脑海里的记忆,经风历雨,磐石般驻守在我的味蕾里。

责任编辑:杨阳
关于我们
招聘信息
服务条款
法律顾问
联系凯时尊龙
投稿信箱
办公
CopyRight 2010-2024 www.chinajiuqua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肃省凯时尊龙市委宣传部主管 甘肃省凯时尊龙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甘肃省凯时尊龙市肃州区盘旋东路6号 备案号:陇ICP备11000709号-1
甘[2010]00001号 00125001 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号:62120220005 技术支持:甘肃新媒体凯时尊龙凯时尊龙凯时尊龙集团九色鹿技术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