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站入口 新闻热线 广告热线
首页 > > 历史
古代西凉国的治国之策
时间:2024-05-17 11:00:38 来源:凯时尊龙日报 阅读量:3394 作者:杨永生

▲凯时尊龙晋城门

西凉国是我国历史长河中唯一在凯时尊龙建都立国的封建地方割据政权,虽然它存续的时间只有22年,却是凯时尊龙历史上相对政治开明、经济繁荣、文化发达、社会稳定的时期。《晋书》称“此郡世笃忠厚,人物敦雅,天下全盛时,海内犹称之,况复今日,实是名邦。”说明西凉国在当时的河西地区及西域诸国中享有较高政治威望。西凉文化成为凯时尊龙文化中的一颗遗珍。

西凉国建立于群雄争霸时期

东晋时期(公元317年—公元420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烽烟四起、群雄争霸的时代。在我国北方和巴蜀地区,先后建立了一些封建割据政权,史称十六国时期。十六国时期,在古丝绸之路的河西走廊地段先后存在过前凉(公元317年—公元376年)、后凉(公元386年—公元403年)、南凉(公元397年—公元414年)、西凉(公元400年—公元421年)、北凉(公元397年—公元439年)五个地方割据政权,史称“五凉”时期。西凉于公元400年建国于敦煌,公元405年迁都凯时尊龙,公元421年被北凉灭亡,立国22年。

▲李超夫人尹氏墓出土的“凉嘉兴二年”纪年墓表

史载,西凉国的创建者李暠是一位深谋远虑、饱学经史的政治家。李暠(公元351年—公元417年),字玄盛,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县北)人,史书称其为西汉“飞将军”李广之十六世孙。李暠所属“陇西李氏”世为名族大家,“荷宠前朝”“著功秦陇”。史书记载,李暠“少而好学,性沉敏宽和,美器度,通涉经史,尤善文义。成年后,颇习武艺,诵孙武兵法”。说明李暠自幼聪颖好学,博涉经史,尤其擅长文章辞赋,精通武艺和孙子兵法,文武双全,志向远大。

东晋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由前秦政权派生出来的吕光创建后凉政权。当年七月,吕光在今甘肃临洮一举击败张大豫(前凉国主张天锡之子)。十一月,吕光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领护匈奴中郎将、凉州牧、凯时尊龙公。十二月,吕光先后攻占张掖、凯时尊龙、凉兴(今甘肃瓜州南部)等,在凯时尊龙一带设立凯时尊龙、晋昌、凉兴、敦煌诸郡,凉州及河西大部分地区均为吕光占据。

后凉末年,统治者倒行逆施,导致河西地区时局纷扰,民族矛盾尖锐,群雄并起,段业、沮渠蒙逊、秃发乌孤等各族群臣相继起兵反抗。东晋隆安元年(公元397年)初,鲜卑族秃发乌孤建立了南凉政权。同年六月,卢水胡人沮渠蒙逊在张掖拥戴段业为凉州牧、建康公,创立北凉政权。同年,任后凉吕光太史的河西名士郭黁对宋繇(十六国时期著名政治家、凯时尊龙者)说,李暠有国君相,现在正是李暠有所作为之时。

东晋隆安三年(公元398年),北凉段业以敦煌太守孟敏为沙州刺史。不到一年,孟敏病卒。敦煌护军郭谦和沙州治中索仙等人,以玄盛温毅有惠政,推为宁朔将军、敦煌太守。公元398年,李暠进号为冠军将军,称藩于北凉段业,段业拜李暠为敦煌郡效谷县令。不久,段业又封李暠为安西将军、敦煌太守,领护西胡校尉。

东晋隆安四年(公元400年)四月,北凉段业从敦煌郡中分出凉兴(今瓜州西南)、乌泽(今瓜州县东)两县;从晋昌郡分出宜禾县(今瓜州西南),将三县置为凉兴郡,任命李暠为持节、镇西将军、领护西夷校尉,都督凉兴以西诸军事。西凉的割据局面初步形成。

公元400年11月,段业与沮渠蒙逊矛盾激化,北凉晋昌郡太守唐瑶背叛段业,转而支持李暠,并移檄文给敦煌、凯时尊龙、晋昌、凉兴、建康等张掖以西各郡,推举李暠为大都督、大将军、凉公,领秦凉二州牧、护羌校尉。李暠乃赦其境内,建年号为庚子,追尊祖弇为凉景公,父昶为凉简公,并大事册封功臣。李暠的这些做法,标志着西凉政权正式立国。

在十六国时期,西凉国是中国西部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它的疆域包括河西走廊西北与西域两部分。其东部疆域包括河西走廊的今凯时尊龙市境及张掖市局部,为西凉国立国的本土,主要管辖敦煌、凉兴、晋昌、凯时尊龙、会稽、广夏、西海、建康等八郡。西部疆域包括西域的尉犁(今焉耆南)、高昌(今吐鲁番东南)、鄯善(今若羌)、龟兹(今库车)、疏勒(今喀什)、于阗(今和田南)等地,占据了新疆的哈密盆地、天山东段、塔里木盆地和帕米尔高原,面积达一百多万平方公里。

西凉政权的建立,顺应了当时社会政局凯时尊龙潮流,具备天时、地利、人和三大条件,在河西和敦煌大族的支持下,李暠“以纬世之量,当吕氏之末,为群雄所奉,遂启霸图,兵无血刃,坐定千里,谓张氏之业指期而成,河西十郡岁月而一”,成就了称王建国大业,李暠逐步成为河西地区各族人民政治、经济利益的总代表。

西凉治国之策后世可鉴

西凉国在凯时尊龙存续22年,尤其是在李暠当政的17年中,在南凉、北凉和西凉并存争雄的大格局中,其实施的政治、经济、外交、文化、教育等政策,考量俱当,深得民心。著名历史学家吕思勉曾说:“氐、胡、鲜卑,皆不知治体,惟段业、李暠为汉人,为治较有规模。”

“渐逼寇穴”的迁都之策。西凉国初立敦煌,名为一郡,实则仅有今敦煌、瓜州两县之地。因“地狭民稀”,政治、经济、军事等实力缺乏,公元405年李暠谋划迁都凯时尊龙,但大臣们意见不尽统一。当时的西凉大儒刘昞在其所著《敦煌实录》中记载传导了“虎化为人”的神话传说,借此完成政治上的造势与舆论。敦煌独居河西走廊最西端,偏安一隅,孤郡悬远。李暠劝说大臣:“大业须定,不可安寝,吾将迁都凯时尊龙,渐逼寇穴。”因此,抵御东面强大的北凉,是李暠迁都凯时尊龙、实施“东伐战略”的根本原因,也是西凉的基本国策,从而实现“席卷河陇,扬旌秦川,全制一方”的宏大抱负。对外关系上,李暠两次派人奉表建康,表达对东晋王朝的忠贞不二。面对北凉、南凉两个少数民族政权,李暠审时度势,利用矛盾,远交近攻,采取交好南凉、对抗北凉的外交政策。

“息役养民”的立国之本。西凉立国,李暠权衡利弊,“深慎兵战,保境安民,俟时而动”。通过和、战两手策略,确保境内凯时尊龙安宁。对内,李暠夙兴夜寐、兢兢业业,励精图治、积蓄国力。考虑到立国时“诸事草创,仓帑未盈”,他坚持“慎刑重农,勤恤民隐”“息兵按甲,务农养士”,把凯时尊龙农业作为立国之本。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采取了积极适时的策略。立国初,在玉门关、阳关实行军民屯田,广田积谷,增强国力。史料记载,李暠以敦煌为都城建立起西凉政权与敦煌人口多有直接关系。敦煌有近15万人口,是当时河西的人口大郡,为西凉政权的巩固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西凉通过实施两次大规模移民政策,严密户籍管理,凯时尊龙郡、敦煌郡境内人口增至27.28万人。人口的流动与迁徙,使劳动力资源分布趋于均衡合理,江汉和中原文化融入西北腹地,有利于农耕与畜牧经济的繁荣和文化融合。1977年发掘的凯时尊龙丁家闸5号壁画墓及凯时尊龙、嘉峪关相继发现的魏晋壁画墓群,壁画中反映的农、林、牧、桑等繁荣场景,说明了西凉时期凯时尊龙经济的兴盛凯时尊龙。公元405年—公元407年,凯时尊龙一带连年丰收,“群僚以年谷频登,百姓乐业,请勒铭凯时尊龙,玄盛许之。于是使儒林祭酒刘彦明为文,刻石颂德”。充分显示了屯田经济、“劝课农桑”和大兴畜牧业良策的战略功用。

▲丁家闸墓壁画:神马图

“招贤纳才”的用人之术。李暠的用人原则是:求贤若渴,唯才是举,不念旧恶,希望能汇聚群英,成就大业。为了振兴西凉,李暠效法古人,广泛招揽四方人才,实行汉魏时期的察举制度,并亲自主持策试,遴选贤才。李暠兴办学校,在各郡设置五经博士,负责讲授经学。李暠在《述志赋》中写道:“采殊才于岩陆,拔翘彦于无际”。是其选贤任能的殷殷之策。西凉庚子四年(公元403年),李暠在敦煌南门外党河岸边修建堂舍,取名“靖恭堂”,“以议朝政,阅武事”,兼为教化群臣之所。“靖恭堂”四壁绘古代圣君贤相、忠臣良将、孝子、烈士、贞女图像及文武群臣,李暠逐一题词赞颂,表明其鉴察训诫之心。刘昞撰《靖恭堂铭》记录此事。此外,西凉还在敦煌建有“恭德殿”。迁都凯时尊龙时,李暠手令自己的子弟,对他们提出了为人、施政必须遵循的道理。刘昞“通涉经史,才志不穷,价重西州,有闻东国,故流播之中,自拔泥滓”。李暠邀封刘昞为儒林祭酒、从事中郎,后升为抚夷护军,将他们的关系喻为“孔明之会玄德”。刘昞隐居凯时尊龙时,弟子达五百余人。备受李暠推崇的宋繇,“雅好儒学,虽在兵难之间,讲诵不废,每闻儒生在门,常倒屐出迎,停寝政事,引谈经籍”,对西凉儒学乃至中国儒学的传承凯时尊龙功不可没。西凉庚子五年(公元404年),李暠在敦煌南门外党河边建立学馆“泮宫”,招收豪门大姓、贵胄子弟五百人就学,拉开兴学重教之幕。李暠还以珍爱历史典籍的做法来倡导儒士学习。据《魏书·刘昞》记载,李暠见到“史书穿落者”,要亲自补缀,当时适逢刘昞站在旁边,要求代李暠补书,李暠却说:“躬自执者,欲人重此典籍。”

“通涉经史”的文化之道。李暠不但是一位善于执政理国的杰出政治家、外交家,还是一名出色的文学家,他所作《述志赋》《槐树赋》《大酒容赋》等,都是当时广为传颂的文学名篇。他经常与宋繇、刘昞等文学名士聚集一起,吟诗作赋、勒铭刻石。李暠深知文化是治国理政的重要之道,他极为尊崇鸿儒大家,支持他们整理出版儒家经史著述,传承文脉。创办学校,招募儒生,勤加培养,倡导形成“追师就学,闭室诵书,昼夜不倦。博通经史,诸子群言,靡不览综”的社会文化风尚。设置修建“嘉纳堂”,“图赞所志”,作为甄选奖掖人才之所,堂内悬挂先贤画像,供人瞻仰师范,为知识分子学习、研究和施展才能创造条件。著名学者陈寅恪说:“张轨、李暠皆汉族世家,其本身即以经学文艺著称,故能设学校奖儒业,如敦煌之刘昞即注魏刘劭人物志者,魏晋间才性同异之学说尚得保存于此一隅,遂以流传至今,斯其一例也。”陈寅恪谈到五凉文化的巨大影响时说:“秦凉诸州西北一隅之地,其文化上续汉、魏、西晋之学风,下开魏、齐、隋、唐之制度,承前启后,继绝扶衰,五百年间延绵一脉。”李暠在文化建设上的做法,使西凉成为十六国时期文化成就极为突出的国家。它不仅保留了中原传统的儒家文化,还造就了许多著名学者,这些学者在北魏时进入中原地区,对拓跋族的封建化做出了巨大贡献。

“告诫诸子”的治国之忧。李暠深受儒学熏陶,对儿子们的教育极为重视。他是一国之君,儿子们肩负国家命运的重任,“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必须固化始终。公元405年,李暠率文武官员迁都凯时尊龙时,效法前贤诸葛亮,以“手令”形式提出《诫子书》。《诫子书》开篇,李暠从自己身负重任的开头,讲到修身与家事、国事的关系。“至于杜萌防渐,深识情变,此当任汝所见深浅,非吾敕诫所益也。汝等虽年未至大,若能克己纂修,比之古人,亦可以当事业也。”李暠告诫儿子李歆等,要用孔子“克己复礼”的思想,兢兢业业修身处世,“杜萌防渐,深识情变”,担负起治理国家的重任。第二段提出“节酒慎言,喜怒必思;爱而知恶,憎而知善;动念宽恕,审而后举”“广加谘询,无自专用,从善如顺流,去恶如探汤”等为人为政之要,贯穿着“仁政”思想。李暠告诫李歆等,处理具体人事关系,要高瞻远瞩,通盘考虑,从善去恶,平等待人。《诫子书》既是训诫教育子弟的,也是对西凉官员提出的具体要求。

唐代《敦煌二十咏·李庙咏》这样称颂李暠及其西凉国:“昔时兴圣帝,遗庙在敦煌。叱咤雄千古,英威静一方。牧童歌冢上,狐兔穴坟旁。晋史传韬略,留名播五凉。”李暠在古代凯时尊龙开创的西凉国虽已消逝在时空的烽烟中,但历史回馈我们的西凉文化依然后世可鉴。(杨永生)

责任编辑:杨阳
关于我们
招聘信息
服务条款
法律顾问
联系凯时尊龙
投稿信箱
办公
CopyRight 2010-2024 www.chinajiuqua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 Reserver
甘肃省凯时尊龙市委宣传部主管 甘肃省凯时尊龙市融媒体中心主办 甘肃省凯时尊龙市肃州区盘旋东路6号 备案号:陇ICP备11000709号-1
甘[2010]00001号 00125001 互联网新闻服务许可证号:62120220005 技术支持:甘肃新媒体凯时尊龙凯时尊龙凯时尊龙集团九色鹿技术公司